东北振兴的新机制新动能

发布者:陈嘉楠发布时间:2020-07-15

珲春海洋经济发展示范区正式设立并开始运行,作为国家发展战略的重要布局和东北振兴战略的政策加持,这是吉林省和东北地区发展机制的一个重大创新和经济动能的一个重大提升。它的设立必将对吉林省和整个东北地区更好地契入以及对接“一带一路”北向新通道、加快经济结构创新和高质量发展产生巨大牵引作用。


(一)


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党中央提出东北振兴战略以来,东北地区的经济体制和发展机制改革创新已经取得了明显进展,但与外部资源和市场尚未建立起紧密性的互动关系,改革和发展的动力结构尚存在问题。珲春海洋经济发展示范区的设立,可以说是一个拉长开放短板、增强创新发展动能的重大举措。珲春地处中俄朝三国交界,沿江通海,与日韩隔海相望,北连俄罗斯远东地区和鄂霍茨克海、南接朝鲜半岛和渤海、黄海,是我国连通东北亚国家的重要门户城市,也是北太平洋各国进入我国东北腹地最便捷的通道。把珲春建设成为海洋经济发展示范区,可以更好地联通东北亚各国的交通基础设施、对接各国的产业资源和发展需求,更有效地发挥资源和产业的整合作用,更有力地带动吉林省和整个东北地区对外开放和经济发展。通过珲春这一对外开放平台和合作平台,我国东北地区可以进一步南北互动、协同发展、融合发展,东北亚各国的产业经济也可以在这里合纵连横,扩大发展空间,提升发展水平。这对于吉林省和东北地区向开放前沿迈进无疑具有重要意义。


(二)


珲春作为开放的海洋经济发展示范区,其核心功能是依托其地缘优势探索内陆地区发展海洋经济的路径,并把海洋经济与陆地经济结合起来,构建新的经济发展高地,引领区域经济实现高质量发展。无论对于吉林省来说,还是对整个东北地区而言,这都是一个重要的发展亮点和具有强大带动意义的经济增长点,一个具有战略意义的新动能、新引擎。


通过海洋经济合作,珲春的海洋产业有可能成为吉林省乃至东北地区的支柱产业。届时,东北地区可以形成一个南起渤海湾北抵珲春、南北联通互动的海洋经济带。以这条海洋经济带为前沿,东北地区将把自己的经济发展空间延伸到广大的北太平洋海域;以这条海洋经济带为触角,东北地区的对外开放和经济发展可能进入一个新的黄金时期。


所以,设立珲春海洋经济发展示范区不仅意味着我们开始拥抱海洋经济时代,而且意味着吉林省和整个东北地区的经济结构战略调整已经有了一个全新的维度,开始了一个更具时代性的历史进程。


(三)


更为重要的是,珲春海洋经济发展示范区设立后,吉林省将为“一带一路”北向新通道的实施打造一个新支点,并反过来带动吉林省和整个东北地区更紧密地契入“一带一路”北向新通道,获得更大的发展动能。在诸种因素的共同助推下,作为“一带一路”北向新通道的重要延伸和组成部分,“冰上丝绸之路”的必要性和可行性正在日益升高。随着地球变暖,北冰洋航线的开通只剩下时间问题。这条交通线的开辟将大大缩短西太平洋到大西洋东岸即欧亚大陆西端和非洲大陆北端的地理距离,其商业价值越来越被看好。中俄之间的战略合作也把这条航线的开通日益紧密地提到日程上来。珲春市恰好处在“冰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上。从我国东南沿海北上的商船在穿越马六甲海峡之后,会面临补给问题。珲春市有条件成为这一区域的商务服务中心,也有条件通过合作和功能延伸为“冰上丝绸之路”上往来商船提供补给支持,这将赋予珲春市以“冰上丝绸之路”合作基地的重要角色。作为珲春市的腹地,吉林省和东北地区完全可以在经济上一定程度地融入“一带一路”北向新通道,成为其内在组成部分,接受它的带动。


对“一带一路”建设发展的这样一个契入和融入,将赋予吉林省和东北地区经济发展以更强大的发展动能和更多的发展机会;我国经济发展的总体格局也将因此得到积极调整和改善。以珲春海洋经济发展示范区的设立为起点,吉林省和东北地区与其它地区的共同发展将展现出更高的协同性。


(四)


把设立珲春海洋经济发展示范区的重大意义变成现实,核心是把珲春的海洋经济及其示范功能做实做强。为此,必须把体制改革和创业环境的创新放在示范区建设工作的前导地位,让珲春首先成为开放、自由、低成本的市场经济平台,让外部资本、资源和生产要素进得来、留得住。这是一个必须首先做好和夯实的基础。在此基础上,必须以科技开发和智慧生产力的运用为优先方向,建立智能化、便捷化的生产方式和经济关系,建设现代化的寓内陆经济和海洋经济于一体的经济体系。


文章来源:原刊于《吉林日报》2020-07-02

作者:郎毅怀:哲学教授,北京交通大学丝路研究中心研究员,吉林师范大学客座教授。